两个半

还是沙发,还是胎教,经典的数数游戏

我:一!(敲肚皮一下)

再敲肚皮两下,不过觉得第一下敲得有点轻,遂多敲了一下,回想第一下应该也听得到,不确定中

我:呃——这个——算两个半吧。

雪花:去,不带这样的,她能明白吗?该干啥干啥去,不用你了!

事儿在不?

晚上我在上网,雪花坐在沙发看电视,事儿一个劲的动,雪花一会让我看她的肚皮,一会安抚让事儿老实一些,最后索性叫我过去顺便做个胎教。

雪花:快过来,趁她正活跃着,你来胎个教。

我:好,爸爸来喽!

雪花:开始吧。

我:喂(读二声,类似打电话那种语调),事儿在家不?

雪花:干嘛,你又要试麦啊?

我:哦——不在家啊,那我明天再来好了。

雪花:你给我站住!

混合的嗝

下午打篮球回来,路上买了些小吃回家,包括一碗煎粉。回家吃煎粉,然后用昨天晚餐剩下的一些羊肉冬瓜汤煮面条吃,吃的时候就了一小块腐乳。吃完饭洗澡,刚出洗手间打了一个饱嗝,郁闷的对雪花说:TMD,煎粉里有麻酱,又吃羊肉又喝羊汤的,还就了一块腐乳,刚才打了个嗝都是火锅味的……

踹飞一个噩梦

早晨将醒之际,做了一个梦,大概内容是我和雪花走在路上,要进前方不远处的一道门,可路上有好多人牵着狗,都是那种类似警犬比较凶的狗,牵狗的人都像桩子似的杵着不动,只有狗自己走来走去,但并没有表现什么敌意。

狗我倒是不怕的,可雪花怕,于是就躲来躲去,偏偏那狗绳很长,领地范围大。门就在前边,可就是找不到一个安全的通道绕过去,可行之处几乎都是狗的领地。这时我看到马路对面一侧似乎有可通过的区域,于是拉着雪花过马路,刚转过身,看到马路中间和对面各有一个怪物盯着我们。

那两个怪物头如圆球,只有一只眼睛和嘴巴,球体下面细细的三只脚支在地面上,活像一个三只脚的圆规。怪物的嘴巴张得不大,可里边的舌头像一绺女人的头发打着卷耷拉下来几近地面,染的还是最近比较流行的黄褐色。总之整个看起来有些像斯皮尔伯格一部片子里的外星机器人的形象,好像是叫《世界末日》吧?但质感不同,因为看起来不像金属,更像是个塑料球或者肉球。

在梦里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会发生,所以当我在梦中看到这些奇怪的东西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换做平时,看到这俩玩意,怕也不会这么坦然了。

总之我拉着雪花过马路,那两个怪物就一直盯着我们看,我就有一种直觉他们肯定要对我们不利,也许是外星人抓我们回去试验?或者某种奇怪的生物但是把人当做美味的午餐?不管是哪种,我刚刚迈出一半的步子停住了,正在想我是过去还是不过去的时候,身边的几只狗忽然朝我们走近,吓得雪花跳了起来,推着我朝着马路对面就走。既然这样那就走吧,可当我们走过马路中间的时候,我看到两个怪物似乎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马路中间那个就尾随在我们后面,我是一只眼睛盯着马路对面,一只眼睛盯着后面,心想:这玩意还TM是智能的,知道前后夹击啊!就在我们马上就要到马路对面的时候,身后那个怪物突然加快脚步,跑到我前面和另外一个怪物站到了一起,两个球凑到一起盯着我们的同时似乎在商量着什么,此时我见雪花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两个“圆规”的存在,一边缩着肩膀一边回头张望有没有狗跟着呢!我看这形势也来不及多想了,一句话:先下手为强!于是我拉着雪花在迈上人行道的一瞬间,忽然朝着他们两个飞奔过去,此时距离不过三米,我瞄准两个贴在一起的大头,全当是个足球了!起跳,转身,摆腿,来他一记横扫千军……

就在这一瞬间,我猛然睁开了眼睛,只看到自己那稀稀拉拉的腿毛和朝着天花板的脚丫子,那画面还像极了一张照片,视线中只有雪白的天花板作为背景,除此之外就剩下一只腿斜着从画面一侧伸出来且一动不动。你别说,构图还相当的合理,画面既不偏重,又不失意境。我愣在那里,正迷糊着这根长毛的东西是什么玩意时,雪花在后面拨我的肩膀,一个劲问怎么了怎么了?我回头看了看雪花,又转过头看了看我那仍然伸的挺老高的腿,扑哧一声笑了,这才回过神来说道,没事没事,总是笑醒,今天换个路子而已。

放下由于用力挺伸而险些抽筋的左腿,翻了个身把雪花抱了过来,闭眼睛就在那想啊:小时候做过不少噩梦,被各种怪物吓得要尿裤子,满地乱窜的跑,没命似的,那种恐惧甚于死亡,直到醒来还心有余悸,可现如今几乎同样场景,我非但没一点害怕,还朝着他们走过去,更离谱的我居然还想飞脚人家,这变化是咋个一回事嘞?暴力倾向,绝对的暴力倾向!看来最近生活要谨慎些,万万不要冲动啊!

雪花这时也说道:刚才我就听你不对劲,呼吸忽然不匀称起来,起先以为你又要笑了,正不爽中想踹你一脚,但又发现这次不太一样,就没敢动,看你要干什么,结果你飞起就是一脚!

我心想,还好你没动我,不然我睁开眼睛看见的天花板背景没准就变成你那张脸了,而照片也换成了多媒体演示,因为同时还会有音效配合- -# 后怕后怕,哦忘了,得告诉雪花以后早晨再看到我这样还是不动为妙,等确定我是笑醒了再发泄不满下手报复也不迟。不然我那一脚下去,还不踢出个好歹来啊。

午餐会话:滚犊子!

午餐,例行会话中,聊至某事,慷慨陈词,不乏一些肮脏之语,雪花表示不满

雪花:说话注意点行不,孩子听觉已经发育完全了,你这胎教怎么作的?

我:没事,他能听见未必理解。

雪花:你给我滚犊子!

王琰:恩,出现频率这么高,你家孩子到时候肯定会说“滚犊子”!

雪花:“爸”和“妈”没学会,先学会这句了!

我:等孩子会说话的时候,说到三个字的时候,争取让他第一个先学会这句!

雪花:你做梦!

我:到时候见谁都滚犊子,盖啊!

雪花:那你妈到时候会让你滚犊子了!

……

继续午餐会话,谈到桌上唯一的菜:尖椒烧茄条

我:我想起来怎么切了。

雪花:什么?

我:哦,我说我想起来这个茄子怎么切了,你应该先斜刀切大片,然后码一起再切丝。(比划如何切)

雪花:那我切的时候你说切丝就可以!(不爽)

我:我那时候看你都切差不多了,切的都是丝,还能咋整。

雪花:下回你切,你自己做!

我:恩,下回我自己做,我也没说用你。

雪花:(怒视良久)爱吃不吃,滚犊子!

我:你也给我滚犊子!

王琰:对了嘛!我觉得也该到这句了。

看来这孩子铁定是要学会这仨字了,哎……

回家大吉,新学期开始!

昨天下午回到长春,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我和雪花坐客车而非火车,这个天气坐火车确实可怕,暑运的关系,人多的像挤豆包,顺便车上温度再那么一烘,就差跳再到绵白糖里打个滚,新鲜热乎的就上桌了。

回到农大心里多少有些打鼓,好不容易控制住过敏症状,怕是回来复发的厉害,好在观察到现在,基本无碍。倒是那个倒霉的董潇,我们回家给她打电话时,她正在高烧四十度,晚上被叫去苦力,把董潇背到了诊所,扎针、吊瓶,一个都不能少。这个年龄高烧过四十,超过三天就随时有可能出问题,听起来有些吓人,可我则完全以幸灾乐祸的态度去帮忙,说啥干啥基本都忘了,就记着对着她说过这句话:“小样的,你倒是飞啊?老实了吧!”今天听说发烧基本控制住了,还算万幸。

大早晨看着自己的小腿醒来,再无睡意,先是上网偷了一圈菜,然后陪着雪花逛早市,一切都还正常,等回家吃完早饭,我出门准备去学院注册报到时,居然下雨了!顶着雨算是注册完毕,到了银行准备交电费。一打眼,好家伙,那队都快排出五环型了,只好放弃。

下午王楠过来取钱,明天交房款,就差一万缺口着急呢,我和雪花小能耐不大,这时候不帮也没啥能帮上的了。看来谁买房子都有这闹心的时候,偏偏这个时候身边的同龄人基本上就这些事:结婚生孩子买房子装修,我也跑不了,掐手指头算算,我闹心的日子也没多远……

王楠是从球场过来的,据说刚踢完球,我一听想起来上午还决定傍晚凉快些的时候打球去,手痒起来,王楠听我说要去打篮球,都要拉跨的腿又直起来,说走走走,再玩会去!可到了那基本都是看我在玩,回家他洗了个澡,我们留他吃饭,海带炖牛肉,那叫一个香。

学生证上多了一个戳,新学期就算开始了,哦还打了一场篮球,然后呢……

事儿爹变事儿爸

上次去二婶家,和姗姗聊天说到我给孩子起什么名,我说小名暂定叫“事儿”,她反应很快,问我道:那你和雪花就是事儿妈和事儿爸了吧?我一听,事儿爸?有道理,原来没想那么多,可事儿爹对事儿妈,多少有点不太对称。按照常理爹应该对应娘,而爸爸对妈妈才更合理一些,所以我决定,即日起,事儿爹称号正事停用,改为事儿爸!

WordPress的SEO,关于Robots.txt文件的思考

昨天简单研究了一下关于Wordpress的Robots.txt,也查阅了网上的一些资料,正所谓尽信书不如无书,发现网上一些关于Robots的写法多少存在一些问题,总结如下:

先看这个例子,网上一个很流行的写法:

User-agent: *
Disallow: /wp-
Disallow: /feed/
Disallow: /comments/feed
Disallow: /trackback/

其中的第二句:“Disallow: /wp-”我认为存在一个问题,根据匹配原则,所有形如“http://www.iamsun.net/wp-”开头的文章都将被搜索引擎忽略,举个例子,很多博客的地址格式都是使用文章名或别名,比如我的博客就是这样。假如我有这样一篇文章,《WordPress常用插件介绍》,而我给这篇博客链接的别名是wp popular plugins intro,那么最后文章地址会是:http://www.iamsun.net/wp-popular-plugins-intro.html。根据匹配原则,这篇文章会被搜索引擎忽略而无法收录。

这句的主要用意是屏蔽Wordpress的wp-includes,wp-content,wp-admin这三个目录,防止被搜索引擎收录,所以大可以完全匹配来避免文章被搜索引擎误伤:

Disallow: /wp-admin/
Disallow: /wp-content/
Disallow: /wp-includes/

也可以通过这种方法来模糊匹配,但是定位要更精准一些:

Dissallow: /wp-*/

注意最后的“/”这是告诉搜索引擎,凡是以“wp-”开头的目录下的内容,都不要收录,这样至少不会对“wp-”开头的文章产生误伤。

在网上见过这种写法:

Disallow: /wp-content/plugins
Disallow: /wp-content/themes

他把wp-content下面的插件目录和模板目录禁止了,但是其他目录没有限制,我想主要目的应该是放开搜索引擎对uploads目录的收录,我个人觉得必要性应该不是太高,uploads目录中几乎都是孤立的非网页文件,搜索引擎对这种目录不会有多大兴趣,对于多数博客来说这个目录中最多的应该就是图片了,也许为了避免这些图片被忽略而有此想法,但是这些图片或附件一般都是会出现在文章中,自然也会被收录。至于那个目录,出于安全起见,还是让他关上门吧。

再说第三句和第四句

Disallow: /feed/
Disallow: /comments/feed

这两句上面的结尾有“/”而下面的没有“/”这就有点不通了,格式都不统一。根据目前使用版本(2.8.4),我查看了一下,feed结尾格式都是/feed,前面有“/”而后面没有,这样的话上面那一句就无法有效匹配,完全没有用处,需要去掉后面的“/”才可以。

在网上见到一个博客是这么写的:

Disallow: /*/*/feed
Disallow: /*/*/trackback

因为他的博客链接格式使用的是“年/文章名”这种格式,所以按照精确匹配原则写出以上两句

我认为,可以使用通配符匹配所有以/feed结尾的,如下:

Disallow: */feed

这样写有一个好处,无论你的永久链接格式设置为什么样子,都可以匹配任何层级目录下所有文章的feed。如:

http://www.iamsun.net/2009/09/post-name/feed

http://www.iamsun.net/category/postname.html/feed

http://www.iamsun.net/?p=1/feed

无论动态调用或者伪静态地址,也无论目录层级都是可以直接匹配的,同理trackback也一样,都是以/trackback结尾,那么可以写成:

Disallow: */trackback

再来说说评论,见到最多的是如下写法:

Disallow: /comments

但是我看到的文章评论有两种URL格式,一种是以“#comments”结尾,另一种以“comments”结尾,这里不讨论为何出现两种格式,如果要屏蔽所有评论,那么应该这样写:

Disallow: *#comments

Disallow: */comments

好处和前面的一样,不用考虑链接动静态和目录层级,匹配任何文章评论。

最后就是关于动态页了,见到下面的写法:

Disallow: /?p=

Disallow: /?s=

分别是禁止收录文章动态调用页和搜索结果页,这两句没必要分开写,个人认为在开启了伪静态以后,动态页基本再无收录必要,所以可以使用如下方法来禁止所有动态页的收录:

Disallow: /*?*

WordPress基本上所有动态调用页面的地址都含有问号,用这个方法就限制了大部分动态页面的收录。当然这种一棒子全打倒的方式可能会有副作用,目前为止尚未发现,等我再研究研究,有了结果会继续汇报给大家。

其他例如分页页面、分类页面等等,网上方法不一一列举,总的来说,每个人的网站都有不同的需求,所以Robots文件也不应该千篇一律,随便到网上照搬是不行的。比如有的人博客没有做伪静态处理,搬来的Robots文件限制了所有动态调用文件的收录,那结果可想而知,整个网站几乎都不会被收录,归根结底一句话,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只有弄明白每一句的含义,才能写出适合自己的Robots文件来。

注:Robots文件针对搜索引擎不同,语法也不尽相同,以上讨论仅限Google和Baidu两个搜索引擎适用。Wordpress版本2.84-2.91适用。

相关图像:

三五互联与万网域名成功转出,转入至GoDaddy

前一阵成功把三五互联和万网的域名转出,共三个国际域名,成功转入至GoDaddy,说一下过程吧。

总的来说,整个过程比较顺利,相比之前在网上看到国内域名难以转出的情况,有所不同。

首先,我看到的一些资料大多是几年前的,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年,可最近域名的竞争已经国际化,迫于压力,国内域名转移难度已经相比之前有了很大改善。其次就是对于三五互联和万网这些国内一线域名服务提供商来说,域名转移难度要好过很多小公司或代理公司,在这里劝大家,买域名尽量在有一定知名度的服务商才有保障。之前我自己就遇到过公司倒闭卷钱消失的情况,域名拿不回来还不说,连网站数据也一并随风而去了,那感觉,真tm爽啊……当然如果域名能在国外购买也是不错的选择,前一阵国内多个知名网站域名出现被停用或盗用的情况,让人不得不考虑域名的安全问题。

言归正传,整个转出过程虽然有几处小插曲,但总的过程是顺利的,大概就是邮寄资料——联系客服确认——获得转出密码——转出——等待——成功,全过程大概十几天。

由于我在三五互联的两个域名距离过期时间只有最后不到一个月,所以时间并不是很宽裕,因为按照规定最后十五天将无法转出,于是我选择用快递将资料发过去。域名当初是以个人名义购买,所以邮寄的资料就是服务商提供的一个申请表和我的身份证复印件。三五互联所在地厦门,万网所在地北京,快递都在三天内到达,这一点让我很满意,以往快递到厦门经常需要三天以上,看来还真是给我面子。

这里我要补充说明一下,万网要求在身份证复印件上签写供X年X月X日转移X域名使用,以防复印件被挪作他用,这一点我很赞赏,于是我把发往三五互联的身份证复印件上也同样写下了说明,而且在以后办理任何业务的时候,都有必要做这个标记,国内身份和隐私的安全性,我就不多说了……还有就是域名如果是以公司或单位名义购买,同时还要执照复印件,这里一定要注意,执照上要有当年的年检章,否则无效。而且,所有出示的证件必须是和域名信息中所有者一致,随便发一个过去,想也不用想,肯定被驳回。

发出资料后,我分别拨通客服电话通知我要将域名转出,两家服务商都问了同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要转出,为了避免麻烦,我说将域名转让了,应买家要求所以转出。这样回答有一个好处,域名转让是很正常的事,既然卖出去了,也就不是我的了,人家让我帮忙转出,那我就转,服务商也就不会再有什么挽留或其他借口来阻挠转移。

服务商接到资料,各自给我打了电话进行确认,其中三五互联的电话由于我手机关机未能接通,但还是都把域名转出密码使用email发到了我的邮箱,这里所接收的密码的邮箱是域名资料中填写的邮箱,如果你想使用其他邮箱接收,可在申请之前修改域名资料,把邮箱修改为你想使用的邮箱,在转移过程之前,一切信息都是可以修改的,比如邮箱电话地址等等,唯独所有人信息是不可以更改的,因为这个关系到域名归属问题,而你邮寄资料中的身份证明或企业证书,如我之前所说的,必须和这个所有人一致。三五互联的密码是随机产生的,而万网的密码则是我域名管理密码,之前曾经在网上看到说万网的域名转出的密码就是管理密码,还真是这样,但是这样不等于你能直接使用管理密码转出,你不做申请,万网不解锁,还是无法转出的。

期间万网密码不是很顺利收到,由于个人原因资料中缺乏身份证信息,万网先是给我发邮件让我补全,可是由于技术原因我的个人资料中根本没有这个选项可填,于是打电话万网客服,她们在确认是技术问题后,让我在线提交问题来解决。我使用在线提交问题咨询,几分钟就得到了对方回复,让我重新发布一个问题,要求修改我的个人资料,这次同样在几分钟后得到回复,问题得以解决。

收到转移密码的过程大概要两到三天,从他们受到申请资料后一般三天内都会发出转移密码。

收到密码,我立刻去GoDaddy做转入,过程不赘述,最后一步提示说还需要转出服务商做最后的确认,域名才能真正转入到GoDaddy,而转出方应当是以email的形式通知我,里面会有一个最后确认的链接,如果服务商没有做出确认的话,五天之后会自动转入。

操作完以后我就想,等吧,反正也是等5天就完事,可我左等右等,过了一周之后,我有点坐不住了,因为三五互联转出的两个域名此时已经到了过期前15天,我不清楚是在这15天之内是否也限制做最后的确认,致电三五互联,告知没有email通知,就是等待,而这15天的限制是不会影响最后确认的,只要我转出和转入的操作不在这15天之内就可以,同样的,万网也是没有最后确认这一说法,同样是只能等待。于是在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之后,域名成功转移。

这个过程用了十天左右来等待,而且只能等待。全过程加起来的话,大概是邮寄资料三天,收到密码三天,转移过程等待十天,共需半个月才可以成功转移,在这里建议要转移域名的朋友们,一定不要像我这样把时间留的这么紧,万一我那域名再等个十天八天的,直接过期了,续费我都不知道在把钱给哪边了。

最后说一下域名的DNS解析,使用中的域名在转移时最好不要修改DNS,GoDaddy在转入域名的时候有一个选项,是否更改原DNS设置,这里最好选择使用原DNS设置,这样在转移过程中不会影响域名的使用,到转移成功后,找一个网站访问量较小的时间,如周一或周二凌晨,提前通知用户,再进行域名的解析。

我在转出域名后,其中一个是正在使用中的域名,且有一定的访问量,偏偏那个域名在GoDaddy解析后生效奇慢无比,用去了将近20小时才能访问,而且问题很奇特,解析后不到10分钟就会生效,使用代理用国外IP访问,已经解析成功,求助一些网上朋友,在南方和北京等用户也都可以访问,可在我们所在地一直无法访问,而我们主要访问量都是来自本地,害得我们还以为网站被省局K掉了,折腾了一天才发现是DNS更新的问题,所以在转移域名的时候,DNS的解析一定要做好事先准备!

好了就说这么多,最后祝所有转移域名的朋友们一切顺利!

假期转瞬即逝,迎接新学期!

15号赶到长春参加许佳婚礼答谢宴,遇到史见久,被灌了两杯白酒之后又坐火车回到公主岭,迷迷糊糊的玩了半宿游戏,第二天早晨出汗把床单都快湿透了,又热又粘只好起床,眼睛肿的像金鱼,应该是休息不足外加酒精作用,眼睛又肿又痒,难受的更厉害了。

起床之后洗了个澡,天气燥热难当,这几天土豆粉都不知道被搬出多少次了,洗头的时候对着镜子,发现右眼下眼睑长了一个小黑斑,开始还以为是脏东西,怎么弄都不掉,后来细看才发现是个黑斑。这玩意出来的倒快,昨天还没什么东西,只一晚功夫,便清楚的长在那里,真让人郁闷。

起的早,还有些时间,在家晃荡了一圈,上回网,好不容易挨到时间,出发,赶场子去!

第一站去不远的惠邻酒店,王浩的婚礼在三楼,去的时候仪式还没开始,人来人往好不热闹,院里老师都已就做,打了个招呼,准备下楼去,王浩把同学安排在楼下单独的房间里。这时看到了一个老同学,可就是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印象中应该姓魏,嘻嘻哈哈的聊了一会天,直到仪式开始。王浩婚礼也是自己主持,与于希伟风格稍有不同,相对来讲更正式一些,看起来也是有所准备,所说的更像是背出来的,两口子齐上阵,效果很不错,赢得大家一片赞赏。仪式之后下楼到桌上坐了一会,于希伟赶了两个场子,满头大汗的赶来,而我也差不多该走了,于是以水代酒,敬了一杯,也赶场子去了。

到了老牛婚礼现场,仪式即将开始,庆幸自己来的还算是时候。找到了同学,发现范老师也被邀请列席其中,范老师把我叫到身边坐,问了一下近况,说话间,仪式正式开始。老牛虽然说是请了一个同学帮忙主持,但大半还是亲力亲为的。鉴于口才并非他的强项,主持的马马虎虎,而他那个同学也不是很有经验,整体来说,气氛一般般,但亮点却在后面。算范老师在内,老牛邀请到了三位自己的恩师到场,另外两个分别是小学班主任和大学的导师。对于老师眼中的好孩子,也只有老牛有这个力度,同时作为一班之长,只初中同班同学就有二十名左右,事隔毕业十几年,同学会规模也不过如此,老牛人品威望由此也可见一斑。老牛分别为恩师献花,并深情拥抱,让现场嘉宾无不啧啧称赞,感动不已。仪式之后大家纷纷把目标对准范老师,聊的高兴,喝的痛快。范老师把另一桌的同学也叫了过来,大家挤在一起好不热闹,推杯问盏之间约定过年的时候同学还要再聚,范老师主动提出届时的聚会由他负责一切。

酒足饭饱,牛英利告诉大家晚上等他的电话,希望同学能够出席晚上的答谢宴。祝福了一对新人之后,大家就要散去。齐志强问武宇要不要去打球,我一听来了兴致,鉴于正当午艳阳高照,约好晚点凉快些再联系。大家酒店门口道别之后就三三两两的离开了,最后剩下我和曹鹤、李卓、张婷婷四人,我琢磨着去哪打发时间,偏偏除我之外只剩下三个女生,喝酒是没戏了,其他娱乐项目也很难开展,正踯躅中,女生都说肚子饿,提议再吃些东西去,无处可去的我也只有这一个选择了,起码老同学叙叙旧也是不错的。

到了一家土不土洋不洋的饭店打发了半个下午之后,她们又提出要去逛温州城,没能全盘通过,又不想一直耗在饭店里,于是一行人到大街上闲逛。大热天压马路的确无聊,最后还是去了温州城,其实那里没什么好逛的,于是又转战华生,我就这样跟在三个女生后面看他们一会试试这双鞋子,一会看看那件衣服,偶尔发表些意见。逛也逛了走也走了,大家都是又累又无聊,距离晚饭怕还有些时间,就坐在华生里面供顾客休息的椅子上闲聊,这时曹鹤想到老牛岳父岳母晚上9点还要赶火车回到大连,于是电话给他劝他取消了晚上的宴请,让他先安心处理好手头的事情,至于聚会可以等过年的时候联系同学再来过。晚饭取消,李卓提议去她家吃西瓜聊天,我一看这我就别死皮赖脸跟着了,联系齐志强打球去。

联系好了,她们三个也决定各自散去,张婷婷要赶回长春,于是各回各家,我把张婷婷送到车站,回家换衣服准备打球。岭西新建了一个体育场,篮球场条件还是很不错的,虽然远了点但是打球的人不少。好久不打有些手生,不过能在公主岭和老同学打球的确出乎我的预料之外,且不论打的是否尽兴,起码心情还是不错。

再说说这该死的过敏,从农大回来满以为离开过敏源,慢慢的会好起来,没想到愈演愈烈,有更甚的趋势。前天和祁明月还有周丽姐妹出去吃饭,祁明月推荐了一种含有地塞米松的眼药水,使用之后收效明显,眼睛不那么干涩,痒的也不那么厉害了,这两天总结了一下,这病主要是过敏性鼻炎拐带眼睛也来凑热闹,所以还是要从鼻子入手,今天和雪花去药店买了一种含有激素的喷剂,寄希望能够有效缓解目前的症状,我也是被折磨到没有办法,不然也不会选用这些带有明显副作用的药物来。

昨天晚上接到周殿臣电话,唤我去喝酒,我也没犹豫就杀了过去,到了才发现他已经喝过一通,有些高了,回想他在电话中语气,还真就是这么一回事。说是介绍几个朋友认识吧,可到头来一批接一批,变成我陪着喝了三气才了事,回家路上见形势不妙,划拉两下嗓子,大吐而归,害我到家又喝下半盆骨汤,吃了好多东西才勉强把我可怜的胃暖了暖。以后再接电话可得注意点,若是他接着酒劲打来的,还是算了。

从16号参加完老牛的婚礼回到家里,松了一口气,可能再无比较“喜庆”的日子吧,也没再接到婚礼邀请,总算是消停了些。我一方面安心在家养病,另一方面也得准备回长春了,假期即将结束,陈谦的短信发了过来,都是关于开学的安排,什么时间返校和如何注册之类的。算来这次在公主岭逗留近一个月之久,这也是自从高中毕业后我离开公主岭这十几年在家时间最长的一次了,以后恐怕也很难再有这种机会。参加了无数婚礼,长春公主岭两地折腾,见证了一对对新人的结合,也借此机会再见了阔别多年的老同学,仿佛回到了曾经的时代,可也许是日程太紧,这种感觉还没强烈,也还没来得及仔细回味,一切就戛然而止了。

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长春了,班级群里同学们在发牢骚新学期怎么过,我也有一样的感慨,但不同的是他们怕无课可上又无事可做而无聊,我怕的是爽完这一假期,堆了山一样的麻烦忙不开。

总之愿意不愿意,假期也结束了,新学期开始了。大幕拉开,戏好不好都要上演,咱们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