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产,事儿就要降生了!

昨天晚上睡得早,八点左右有些倦,本来是回房趴了一会,结果迷糊了过去,雪花睡觉的时候翻了个身,脱下衣服抱过被子,继续大睡。到了凌晨4点左右,隐约感觉到雪花起夜,折腾了半天不见消停,还把灯开了,我回过身问雪花折腾什么,她让我看床上的血迹,由于还处于神志不清的状态,所以也没多想,叫雪花挪过来避开那一块,接着睡去了。到了早晨快10点再醒过来,雪花告诉我又流血了,而且比晚上还要多,这时候我清醒了许多,雪花让我赶快给谢老师打电话,我这才不急不慌的拿起电话。

谢老师听我说了一下情况,说道那就是要生了,让我赶快带着雪花过去准备住院观察。我听了以后很是惊讶,按照上次姚主任重新算过的预产期11月18号来算,起码还有半个月,这也太快了些!谢老师告诉我提前半个月左右也属于正常情况,让我做好准备,收拾一下东西准备住院。挂了电话商量了一下,雪花的妈妈也说有些早,未必需要马上住院,于是让我和雪花先过来看一下,如果需要住院她再带东西过来。

到了医院,由于是周末的关系,姚主任不在,谢老师带我做了检查,得到肯定的答复是需要住院,既然见红了肯定是分娩的前兆,所以带着雪花办理了住院手续,通知了雪花的妈妈,也打电话到公主岭,叫妈妈过来。谢老师打趣说没见过我们两个这么悠闲的,凌晨4点见红居然还有心情睡觉,晃荡了8个小时才到医院。其实后来更过分,办完手续以后医生让做一些例行检查,血尿是交在住院处,但B超还要到二楼做,做完以后我和雪花出去晃悠了一圈,吃了顿饭还去超市购物,回来以后那医生一直在等我们,说非常后悔放我们下楼去做检查,结果人没了影,要知道住院期间不允许随便外出的。我解释道不清楚还有这么多手续没办完,反正她也没多大反应,就去逛了一圈,何况刚办完住院手续,我们还没做好住院准备呢。医生没说什么,拿给我们一大堆手续要签字,签过字,算是正式住院观察了。

雪花的哥哥嫂子接了雪花妈妈过来,随后不久我妈妈也到了,交待了几句就又回去了,今天我留在这里值夜班,百无聊赖之际下楼去办公室想下载些电影看,没想到后来在病房居然发现有无线信号,而且不只一个!随便蹭了一个上网看了会电影,晚上就这么打发了,这两天我在这也就不至于无聊,没想到待产的日子还挺悠哉的!

宅在家中星期有余,只折腾几个破邮箱

学校的H1N1忽然爆发,之前刚听说理工被大批隔离数千人还不到几天,终于轮到农大了,据说是一个班都出现发热,后来也从二叔那里得到证实的确有数百人发热,只抽取其中三个人的血样化验,就有两个是确认病例。紧随而来的是封校更加严格,因此我也无法再自由出入校门了,学校里人心惶惶,在外面看里面,好像很冷清的样子。学校规定学生尽量避免外出,课程全部暂停不说,甚至连洗漱和就餐时间地点都做了规定,每天学生会忙的跟傻子似的,给隔离的同学送备品,食物等等,寝室还要定时消毒,还在校内的很多同学时有抱怨,但也不乏调侃,心情其实还不错,恐慌少许吧。

妈妈回去,雪花的妈妈来换班,这两天她爸爸也过来啦,没事就跟他喝点小酒,舒服!受封校影响我每天基本就是宅在家中,最近把自己常用的email做了一些调整,由原来的emailplease@sina.com转移到Live或者Google,并且实现邮箱的区分,一个用于平时应用,对外公开地址,这个邮箱在Gmail或者Live上申请,然后是一个半公开私人邮箱,用我自己域名,由于想找到一个能够实现账户统一的办法,还涉及到一些原有的邮件转移,竟然足足折腾了我一个星期有余,每天晚上几乎都是通宵做着各种测试,最后的结果却是退而求其次的办法。由于Google企业邮局不对中国大陆地区开放,加上账户不统一,企业邮局的账户无法作为Google的通用账户,等等等等,总之最后的办法是把我个人域名所在邮局放在了Live,而我的个人域名的邮箱也只能托管于此,同时在Gmail申请了一个邮箱作为平时使用的主邮箱,这个邮箱也是Google的通用帐号,使用pop收取私人邮箱和原Sina邮箱的信件,这样基本上即实现了只登陆主邮箱就可以查看所有信件,同时又实现了私人和公开邮箱的分离。愿意是打算把企业邮局托管在Google,以个人域名下的“Sun@我的域名”这个邮箱作为私人邮箱,同时也能成为Google的通用账户,然后在Live申请通用帐号,这样可以实现高度统一,可惜没能实现。整个过程有多次转折,开始本打算把公开的主邮箱放在Live,因为Messenger的关系,作为IM账户即能实现交流同时还有来信提醒功能,但在试用了Google的Gmail以后才发现,功能不是盖的,又打算把主邮箱放在Gmail,可惜限于以上的原因,折腾了一溜十三遭,就只能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网站要加快速度上线了,前天在各个邮箱基本都弄好并做了信件整理和转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冲上当当买书,除了两本数码摄影教程上下册外,其余六本都是关于网络营销的,好戏得赶紧开演啦!

闹完水荒闹H1N1

十一过的很舒服,学校基本没什么事,在家玩玩游戏睡睡觉,就这么过去了,学生会在2号招干之后,5号又纳新一次,这次以社团为主,每个社团下属协会都做了介绍,最后招干结果还算不错,基本都招满了,但是有一个问题很严重,那就是阴盛阳衰的现象,出现在学生会所有部门中,我招到的11个人中,竟然只有2个是男生,纵观其他部门也是一样。

又到了买秋菜的时间,妈妈说等爸爸来,和爸爸一起去买,我说力气活我也能干,不比等他,于是妈妈在早晨去早市的时候带上我,连续两天把葱和白菜都购置齐备,晒了起来。和老人们生活在一起,可以学到很多传统的生活习惯,好事一桩。

前两天大停水,社区没有通知,我还是按照以往的经验,以为停个一天半天就过去了,结果两天下来,滴水皆无。因为妈妈在的关系,反对买水,认为太浪费,但是没水又无法洗菜做饭,更别说洗脸刷牙了。后来我见社区超市有比较便宜的桶装矿泉水,就买了一桶,打听了一下,说14号会来水,心想挺一天也就过去了,结果到了那天晚上才细水长流的勉强算是开始供水了。停水的日子不好过,三天我只洗了一次脸刷一次牙,因为要带雪花去产院检查,不得不用矿泉水洗涮,其他时间只能忍,或是用湿巾擦脸了事。

14号带雪花去产院检查胎心音,同时谢老师说那天会有一节孕校的课程,关于分娩如何减少疼痛的方法。可惜早晨起床晚了些,到了那里找不到谢老师,又忘记课堂位置,于是在办公室坐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下课的时间我才打听到是在婴儿活动室,我恍然大悟,谢老师曾经在电话里告诉过我,可惜被我忘了个一干二净。赶过去已经结束了,只留下一些准父母在提问,课程是谢老师讲的,所以不算坏,回头可以让雪花吃小灶。

胎心音的检查要去产科,产院共5个产科,每个产科都会有一个主任医师,基本上你选那个产科就由哪个大夫负责接生,或者反过来你选了哪个大夫就会在哪个产科。谢老师问我想找哪一个,我毫不犹豫的说希望由姚彬帮雪花接生,因为之前听过她的一堂课,当时我和老五是为网站提供素材跟着去孕妇学校的课堂摄像,顺便听了一下,觉得受益匪浅,而且对这个医生很是认可,此后在产院食堂吃饭也有过接触,感觉这个人非常不错,至于其他的医生都不认识,所以就认准她啦!谢老师把我们带到产科疗区,见到了姚主任,这个线就算牵上了,以后需要每周检查一次,谢老师告诉我们直接去疗区找姚主任就可以了,也不需要挂号,直到分娩前,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给姚主任直接打电话,没想到这次去就把这事定下来了,之前还在想如何才能找姚主任为雪花接生,没想到这么容易。

事情基本办妥,去产科之前,赶了个空闲,我把和雪花在两天前逛街为谢老师买的一套欧莱雅化妆品送了过去。起先谢老师执意不肯收,说都是些举手之劳,没帮什么大忙,反倒是我之前为他恢复的那些照片,她打听过这个服务是很贵的,所以收下的话很过意不去,于是我又说那个在商家要价贵,在我这一样是举手之劳,既然我会弄,自然就帮着弄了。推来推去,还是让谢老师收下了,谢老师很感谢,在临走的时候又送我们一些他们搞活动厂家提供的一些运营用品,很多都是雪花正要准备购买的,这下省了不少事。

H1N1在学校爆发了,今天去院里溜达了一圈,学生会的干事都在大扫除,很多人戴着口罩,我帮忙干了点活就赶快撤去实验室了。听说已经有被隔离的学生,而且不在少数,只研究生院就有整个班被隔离的。扫除之后就是消毒,而且各院各寝室都在消毒,这次是来真的了,我也要小心一些才是,万一在这最后一个月传染了去,小事儿必定要受影响。

到了实验室,陈航又告诉我因为学校要消毒的关系,也刚刚收拾了一下实验室,明天会派人来消毒,然后周末基本上实验室都不会有人,因为停课的关系,老师都不在,实验室也不开,学校鼓励学生这些天尽可能不要离开寝室,我打算去实验室的计划暂时要泡汤了,本来在长假后就打算天天到实验室去,结果朱春娆当时告诉我实验室几乎没人了,被派走的,回家的,工作的,总之最后就剩下陈航一个人了,听了这个消息让我大失所望,我倒不是希望实验室能有多少人,可起码不能就一两个人天天干瞪眼吧?前两天到实验室探了一下路,李心磊托于合龙在双阳找了个临时教课的工作,每天下午双阳教课,上午还是能在实验室的,这样起码加我还有三个人,听起来能凑合。

受到影响的还有学生工作,基本上所有活动都停了,学生会暂时的工作变成了围着H1N1转,除了今天的大扫除,估计就是为隔离的同学服务了,今天去院里的时候,随琳忙的乱转,一会去给隔离的学生送铺盖,一会又忙着指挥大家扫除,我简单帮了些忙就撤退了,实在是非常时期,为了下一代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本来定在今天的创业协会内部会议也再次暂停了,前天社团开了一次全体会议,但是由于部门内有5个人有事没能到齐,而且有些人到现在我还没见过呢!因为这个破H1N1闹的活动也停了,部门转不起来,那叫一个急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