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在眉睫的名字

昨天是圣诞,这不是我们民族的节日,所以爸爸不是很感兴趣。爸爸妈妈还有奶奶带着我的小公主去产院复查,妈妈要查一下产后的恢复,而我的小公主要查的是听力,同时爸爸妈妈要去接受早教的授课,其他还有一些琐碎的小事要办,比如要买尿片,取出生的录像,咨询出生证明如何开具等等等等。

检查都很顺利,一切都正常。之后妈妈和爸爸去沃尔玛超市逛了一圈,买了尿片顺便小小的采购了一番,一个白色的圣诞节是好事,但是在这种时间打车就不是容易的事了,如果到了傍晚,怕是很难回家,还有就是担心我的小公主挨饿,所以爸爸妈妈走出沃尔玛就立刻回医院了,妈妈说下次再找机会出来逛。要知道这是妈妈在我的小公主出生以后第一次出门,在这之前妈妈每天都在家里郁闷呢,一直向往能够出去走一走,可惜赶在了这个季节。这次妈妈终于得以重见天日,却不能尽兴,妈妈的兴致也不是很高,总是担心着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也许过些天如果天气不错的话还有机会带着妈妈去散散心,已经“数九”了,指望天气变暖的可能性不高,妈妈似乎也接受了这个现实,回来以后似乎不再想着要出去了,今天妈妈还在说每天过的很充实,忙活着就过去了。

昨天谢老师带着爸爸妈妈去见一个姓杜的早教医师,她给爸爸妈妈很详细的讲解了关于你的早教,这对我们帮助非常大,也解除了爸爸妈妈心中的一些疑惑。回到家中妈妈按照杜医生说的方法喂饱了我的小公主之后,居然不再哭闹,也不要人抱,很乖的睡觉觉,而且睡得很香甜。在这一段日子里妈妈和奶奶几乎是轮流抱着你才能让你安睡,还以为你越来越粘人了,正发愁这样下去随着你体重的增加,整天抱着怕是谁也吃不消呢。杜医生说了,归根结底还是没有吃饱。婴儿要么感觉到饿要么感觉到没有安全感,所以才会哭闹,如果吃不饱的话,还没有安全感,当然会哭闹。如果喂饱的话,你自然会慢慢熟睡,也就不需要每天都抱在怀里了。

杜医生还教爸爸妈妈怎么样锻炼你的各种能力。

坚持每天做抚触,多和你说话,听胎教音乐,多听也要多看,杜医生还教妈妈一种抱姿。妈妈坐下后,让你面朝前坐在妈妈的腿上,用双手从腋下两侧扶着你,这样你和妈妈一样面朝前方,你和妈妈的视野就一样了,你可以看你感兴趣的一切,但有一条杜医生说了,电视要少看。妈妈每天都看电视,看来妈妈要做出牺牲了。

练习颈部和背部的肌肉力量:让我的小公主趴在床上,然后按住一条腿,靠蹬腿的力量向前爬行,在前面可以用一个带声响的玩具吸引注意力,这样可以练习抬头所需要的颈部肌肉力量。

练习抓握:让你握着爸爸妈妈双手的拇指,然后爸爸妈妈也握住你的手,慢慢把你拉起来到坐姿,然后在慢慢放回去躺下,这样不只联系抓握能力,还能联系颈背部肌肉。除了这以外,平时要让你多抓握一些安全的小物品,无论是光滑的带毛毛的皮的布的塑料的玻璃的冷的热的都可以,感受各种材质的不同,可以增加触感和大脑的发育。

其他还有很多,爸爸妈妈都很认真的记下,回家之后已经付诸行动,为我的小公主的聪明才智和健康的成长做准备啦!

出生证明的事问过了,产院在两个月内负责开具,超出这个时间就要到妇幼保健院办理,这其中有点小问题。因为当初妈妈怀孕的时候没有建立围产手册,按理说出生证明在缺乏围产手册的情况下是无法开具的。谢老师当时告诉爸爸说在产院的话没有关系,她帮忙直接办下就是,关键是在开具出生证明的时候孩子必须已经有名字才可以,爸爸承认是个大懒蛋,到现在还没着手为你起名字呢,现在看来,离两个月还有几天了,爸爸最好能在这个时间段内抓紧给你起个好名字了。我的小公主可要给爸爸灵感哦!不然超过两个月,转到妇幼保健院开具出生证明可能会很麻烦。

对了,还有一件小事,爸爸应该记录下来。三天前,应该是23日吧,晚上爸爸妈妈吃火锅,爸爸喝了一瓶啤酒,还怂恿妈妈也来一杯。妈妈怕喝过酒之后乳汁中含有酒精影响到你,爸爸对妈妈说喝一点不会有影响的,还说你少少的摄入一点酒精没准就能好好的睡上一觉,也免得哭闹个不停。妈妈没禁得住诱惑,让爸爸倒了一小碗,虽然只是很小的一碗,妈妈喝了一半就迷糊啦。也许是很久没喝的关系,只一点点就感到要醉了,余下的半碗爸爸帮妈妈消灭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我的小公主第一次喝酒。虽然妈妈感到醉意,可毕竟喝的不多,充其量算做一大口吧,所以乳汁中应该不会有酒精含量,看你的表现也知道没受到任何影响,因为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哭闹……

小公主受伤了

今天我的小公主受伤了,下午因为指甲太锋利,在鼻梁的右侧划了一厘米还要多一点的小伤口,都流血了。之前妈妈就说过要帮你剪指甲,不过看妈妈剪的太秃,爸爸还是制止了,现在还不是很适合剪指甲,万一剪不好可能会造成感染的。

最近我的小公主越来越粘人了,只要不是在怀抱里,睡的很不踏实,醒了就是哭闹,折腾的妈妈整夜没办法睡觉,白天还要一直抱着才行。好在体重增加的不错,前些天的两次称重,最后一次已经达到七斤五两,按照这个标准来看,喂养的效果有所改观了,不过妈妈的乳汁似乎还不是很足,也幸亏有配方奶粉的帮忙。无论如何,我的小公主要继续保持茁壮成长的势头!

英语外教补考顺利通过

最近几天的生活还算有规律,已经逐渐在习惯目前的起居,每天混在实验室感觉不错,陈老师见我最近在实验室出没,逐渐给我安排了一些活,让我也忙了起来。

今天英语外教补考,有姜健帮忙,轻松搞定,剩下的就是中教的笔试了,过了最后一关应该就没什么事了。

昨天妈妈换班来了,岳母因为给姥姥办低保还需要回去几天。在来之前妈妈说姐感冒了,看症状很像是甲流,不过好在她没有被传染。尽管如此,到了之后还是让妈妈“观察”了一晚,到了今天早晨才让妈妈靠近孩子,妈妈调侃说很不爽。一切为了下一代,我也是没有办法……

回到有规律的生活习惯

开始回归正常生活,不能再继续以前昼伏夜出的浑噩日子。从每天早睡早起开始,起床之后去实验室,无论在实验室做什么,这并不重要,首先是有一个好的起居规律。

本以为起床是一大难题,不过这两天早晨都有孩子的哭声做闹铃,没想到效果相当不错,已经连续三天很早起床,最晚不过7点钟,而且丝毫没有勉强,这个头开的不错,还要再接再厉!

从前天开始早晨起床以后去实验室泡着,虽然还是有很多时间和同学打屁,但是仍然能做些正事,效率不算高,起码比在家里无所事事到天亮的强。昨天下午把开题报告登记表填了,去找陈老师给修改意见,陈老师顺便看了一下开题报告,一并给出修改意见。在实验室就这一点方便,随时下楼与老师联系,不像在家里消息那么闭塞,有什么事不愿意出门,拖拖拉拉的。还有就是研究生院的网站有些小修改,在实验室用学校的网络访问服务器很顺利,比家里十次连不上一次的情况好了无数倍,以往这点小修改起码要一个小时能完成,而且只能在凌晨才有可能连接服务器成功,在实验室只需要十分钟就全部搞定,那叫一个顺畅!可惜只是访问校内方便而已,实际上实验室的网速非常慢,以至于打开任何一个网站都可能需要等上10分钟,还好我有学校的无线帐号,速度明显与实验室的有线网不同,基本上还是可以保证效率的。

虽然这几天生活开始规律,但也不全是好的,因为忽然改变已经养成了十来年的生活习惯,还有一些不够适应,这两天从实验室回到家以后,吃完晚饭就开始犯困,从7点开始最晚挺不过10点钟。前天晚上想到睡太早怕把规律再次打乱,挺到了10点钟,期间想做点什么,可是根本提不起精神,只好上网闲逛,刚要关电脑去睡觉,姐姐来了一个电话,问我当初考研办事花了多少钱。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大概是一万左右吧,加上其他花费不到两万块。姐说那好,一会给你打电话,有人也要考研托我办这个事,你记得到时候说需要三万块。挂了电话,我只好放弃睡觉的年头暂时坐在那等姐姐的电话,越等越迷糊,等到姐把电话打过来时,我随口说了个两万块,说完觉得不对劲,想往回拉也来不及了,加上困得迷糊,反而越拉越不对,最后只得挂了电话。挂了电话之后那个郁闷那,这点小事都没说清楚,刚几天就这样啊,这是一点记性没长啊!太他妈愁人了,我这一个两万说出去,弄不好这个数不够办事,姐倒是不会搭钱,可回头这事情肯定也就不好办了。想多了也没用,现在我可不想再给自己找火上,睡觉先吧。昨天下午打了个电话给姐,被姐好一通埋怨,哎……

开题答辩非常顺利!

前天晚上磨蹭到深夜才开始写开题报告,写到早晨9点才写完,然后就是继续做PPT的演示。好在我被排到了下午,不然上午还忙不完呢。到了中午快12点才忙完,给陈老师打了个电话,让陈老师最后帮我把把关,陈老师的反映是还不错,基本方向没有问题,于是列印无份,准备答辩去也!

到了答辩现场,听同学们说新院长很是严格,上午已经有很多人没能经得住考验,被问题难倒了,其中不乏被批评的,下午的形势不容乐观。

朱春娆第一个,我是第二个。朱春娆讲解结束之后,院长果然提了很多问题,但还不算发难,但我已经领教了院长的严肃态度。轮到我,讲解的时候院长并没有全身关注的听,而是忙着写一些东西,然后出去了,不知道是有事还是有电话,总之直到我讲完也没有回来。我想很可能是我的方向院长不是很熟悉,所以也不是很感兴趣。老师们都没有提问,只有陈老师为我提了一些建议就结束了。接下来的答辩,院长几乎一个都没放过,逐渐开始发难,其中倒霉的要数焦洪斌,院长似乎不知道他是本校发展学院的老师,一通炮轰之后,焦洪斌很是难堪的下来了。还有就是矫亮,拿一个完全不知道所以然的东西上去,说了半天连导师姚玉霞都没能弄清楚到底做的是什么,李太浩很是直截了当的质问姚老师当初难道不知道矫亮的开题报告内容么,为什么早没有拿下来。好在姚老师反应快,挡了回去,但是面子上的确有些挂不住了。到了答辩最后,我愈发感觉我实在是幸运,无论是院长对我的题目不感兴趣也好,还是碰巧出去了也好,总之下午最顺利的就是我了。尤其让我开心的是,我写的题目相对来讲几乎是最简单的,其实就是一个网站,没有什么技术难度,只一个“垂直门户”就把亮点搞定了,而“垂直门户”是网站定位而非所用技术。再看其他人的开题报告,我听了以后头都大,不知道他们怎么做的出来,院长说的没错,又是网格又是神经网络的,说的也太大了,做的出来么?还好我选了个最简单的,而且居然还被通过了,这让我相当的爽!

昨天新的体重秤送到了,称过孩子的结果是孩子喂养的确不充分,在这最关键的前几个月马虎不得,得马上想办法了。白天岳母和雪花给孩子剪胎发,不过让人遗憾的是没能拍下来。

剪胎发

昨天姥姥和妈妈给我的小天使洗澡,这次你很乖也很配合,一点都没有哭闹。洗过澡,姥姥和妈妈在卧室里又开始给你涂淀粉啦,爸爸在客厅只听见姥姥和妈妈笑个不停,姥姥一个劲的说笑死了,眼泪都笑出来了。爸爸进房间一看,又画了个大花脸,看来淀粉不只能防治湿疹,还有搞笑的功用。

答辩回来以后,妈妈告诉我你的体重秤到货了,爸爸和妈妈重新为你称了一下体重,这次称过之后是六斤五两重,这么说来医院的那个是不准的。爸爸的猜测没有错,家里之前那个体重秤还是很准确的,为此爸爸才有了怀疑,又专门为你买了一个体重秤,看来这个决定是对的,只有确定了你的体重,才能判断喂养的状况究竟好不好。现在看来,满月前的喂养的确不够,爸爸妈妈已经开始想办法加强了。

今天爸爸出门去办事,回来以后妈妈说和姥姥一起已经为你剪过了胎发,不过由于两个人忙不过来,一个人要扶着你一个人剪胎发,所以没办法为你拍照。爸爸已经严厉的批评妈妈啦,妈妈的态度不够认真,剪胎发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不留下纪念呢,完全可以等我回来再剪嘛,三个人就能忙的开了。剪完胎发以后,我的小宝贝显得很精神,像个男孩子,很帅气。

开题开题!

昨天晚上打算通宵弄完开题报告,到了晚上觉得非常疲惫,想了一下还是休息为好。原打算睡几个小时就起床,可一扑到被窝里就不愿意再起来,早晨9点多接到电话才清醒。

睡醒之后吃了东西,忽然觉得胸闷气短,大口的喘气还是觉得不够用,实在没有办法,回到床上又补了一觉,下午学院开会都没去,实在是太累了。四点多电话打来,告诉我今天是周三,又是该死的消毒,万般无奈还是爬了起来,消毒回来以后去诊所看医生,血压有些偏低,其他原因没有查出来,诊所的医生建议我明天去医院仔细检查一下。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知道原因了,一定是最近休息没有规律造成的,血压偏低就说明了这个问题。测血压的时候,医生把那个带子围到胳膊上一充气,我很快就感觉整个手臂在发麻,这和以前我熬夜最厉害的时候如出一辙。如果测血糖的话肯定也不会太好,因为我不只觉得呼吸困难,还觉得头晕。既然知道原因,就要多加注意了,开题报告还没有写,今天是无论如何不可能正常休息了,过了明天的开题报告之后,就应该有规律的生活了。

换了房间,用土豆淀粉对付皮肤病

我的小宝贝,昨天你哭闹的厉害,几乎整个下午都没有安静的时候。姥姥说你是因为打针的原因,觉得不是很舒服才会这样的。我想到了医生对我说的话,他说疫苗其实就是在人体里种入少量的安全的病毒来提高免疫力,所以在注射之后也会有一个类似生病的过程,嗜睡或发烧等现象都是正常的。这样的话昨天你应该是感觉到不舒服了对吗?不过到了傍晚你就逐渐安静下来了,直到今天没再发现什么不正常。

昨天晚上姥姥和爸爸把床搬到了背对阳光的那个小卧室里,前天姥姥就提议啦,不过前天爸爸一觉睡到了晚上。小卧室晚上要比大卧室暖和些,房间里多出了几片散热器很管用,妈妈一晚上都在观察温度,整晚没有低于20℃的时候,要直到前些天你和妈妈在大房间的时候,晚上只有14℃。以后的时间里,白天你会在客厅或大卧室里,晚上回到小房间休息,这样我们的小宝贝就不会觉得冷了。

最近你的脸上起了好多湿疹,爸爸搬出了偏方:土豆粉!妈妈和姥姥用土豆粉把你的小脸上涂抹了一圈,你的小脸立刻就变花啦,逗得大家笑个不停,姥姥说你像是相声里唱双簧的扮相,这么经典的场景可不能错过,有请相机为我们记录下这开心一刻!

解开心结

通宵未睡。原本定在今天去社区打听孩子出生30天所需注射的乙肝疫苗要在什么地方注射,我也打算早些睡觉的,上网到凌晨三点多钟,躺到床上和雪花聊起天,聊到天亮,我一看这也没的睡了,起床上网,等待社区上班的时间到来。

和雪花聊到了妈妈和以及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说到大前天妈妈临走时候的样子也都觉得好笑。那天我本来在睡觉,妈妈跑过来弄醒我,说是要回公主岭去,问我有没有啥不方便的,如果不方便就不走了。我一看妈妈当时心情极好,肯定是因为想到自己能够离开这里回家去,所以有些情不自禁起来。既然妈妈都已经这样说了,我怎么可能拦着,万一我说不方便,妈妈的脸还不得立马拉长长了。然后迷迷糊糊翻个身继续睡觉,只听见妈妈进进出出的收拾东西,感觉就像是飞来飞去一般,说是小跑可能不太恰当,但绝对是连蹦带跳的像个孩子一样。走吧,把矛盾一起带走,大家心情都好。

还聊到之前在产院的事,雪花回想了一些在分娩室内的情况告诉我,这些第一手材料都是我判断的依据,听到雪花说的一些事,我更确定了当时雪花的确是分娩有困难,侧切和产钳助产都是必要的,这让我的心结更进一步的得以彻底解开。不过那个左医生在其中的确没起到任何好的作用,当雪花到了手术室马上要麻醉的时候,麻醉师问及是否最后检查一下的时候,左医生还在说不必了,反正定下要剖腹产。意思就是说家属都签了字,何必多此一举。好在麻醉师的坚持,主任做过了检查才又能返回分娩室。雪花还说到中间他接过一个电话,作为产二科值班大夫,产二的孕妇有人破了羊水,通知他然后由他负责相关事务是很正常的事,可他听了以后居然说:破就破呗。这他妈的什么素质,简直就是太不负责任了,连最起码的医德都没有。多了不想说,这种人我实在懒得在说些什么,要不是我错把他认做是当时的助产师,才不会便宜这鸟还给他三百元的红包。

去社区医院注射乙肝疫苗

一大早我就去了社区咨询要在哪里注射,社区的工作人员很热心的告诉我要去月潭医院,并且帮我联系了月潭医院,回到家中和姥姥商定即刻出发!

外面的天气很冷,不过和前几天相比已经好了一些。姥姥把你包裹的像个大铺盖卷,我们就这样抱着你小心翼翼的上了车,直奔月潭医院!到了那里已经有一个孩子在注射了,医生向我介绍了一下从现在开始每个月需要注射的疫苗情况,并告诉我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等到介绍完毕,护士阿姨都已经为你打完了针,本来都带了相机想给你拍些照片的,没给爸爸机会。

打针之前姥姥让护士阿姨给你称了一下体重,7斤8两!看来家里的称还是不够准呀,可是爸爸用三升的水试过的那个称,称过之后显示3千克,应该没有问题啊。回到家中又为你称了一次,仍然显示3.1千克,这就奇了怪了,爸爸一怒之下,又去网上为你买了一个婴儿专用的体重秤。医院的称没有可能不准,这样说的话,我的小天使还是在茁壮的成长的,这两天还在担心你的体重没有变化,喂养的不好,已经开始混合配方奶粉了,现在看来都是那该死的称闹的,我的小天使什么问题都没有,大家也可以放下心来,你也无需母乳之外的什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