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姥爷姥姥家住

2010年2月19日

今天爸爸送妈妈和小蜜糖回姥爷姥姥家住,自从回到公主岭一直住在爷爷奶奶家,姥爷和姥姥也盼着小蜜糖过去呢,而且还有那边好多的亲戚朋友都想看看小蜜糖。

小蜜糖很吃香是吧?

太姥姥给挂线

2009年2月15日

今天是大年初二,按习俗要回娘家。

爸爸带着小蜜糖跟着妈妈回到姥姥家。今天不只是妈妈回娘家这么简单,同时还要带着小蜜糖去妈妈的姥姥,也就是小蜜糖的太姥姥那里去“挂线”,意在祝福小蜜糖健康成长。太姥姥是爸爸妈妈上两代直系亲属中唯一一位在世的老人了,姥姥说这个习俗是挂线的人年龄越长越好,太姥姥都快一百岁啦,为小蜜糖挂线是最好的。

吃过午饭以后,爸爸抱着小蜜糖和妈妈,姥姥还有老爷去到太姥姥那里,太姥姥已经等了好久了。太姥姥很喜欢小蜜糖,还夸小蜜糖漂亮。太姥姥给小蜜糖挂线,舅姥也给小蜜糖挂线,再看小蜜糖,就好像被捆住一样,太有趣了。

建行网银支持Firefox

这是个好消息,Linux用户有福了,在中国大多数人无法完全弃用Win而转投Linux最多理由无非两个:不支持网银,没有QQ。现在QQ有了官方的Linux版本,网银也终于从建行迈出了第一步。

那个啥,建行哥,你啥时候回头把Vista和Win7的网银问题解决了呗?我咋感觉有点不务正业呢,XP都他妈哪百辈子的事了,开个网银我还得先找个XP导完证书再拿到我的电脑上用。U盾?那玩意简直就是噩梦,说是方便了带哪跟哪花钱,安全!可不是安全了,十台电脑八台驱不上,自己都花不出去别人也休想拿走,驱上了也得个把小时,当初谁说U盾方便来着?我花了几十大洋买这破劳什子就为折腾人哪?

其实天朝银行一般黑,U盾那玩意我还真没见哪个银行能在Vista或者Win7插上就用的,手里有张交行卡,虽说有了一次很抓狂的还款经历,可人家手机验证搞的不错,只要手机在身,什么证书U盾都不需要,方便的很。我一天天手机钥匙钱包都带身上,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要是多办几个银行卡,我带着N多U盾,傻不傻啊我,人家以为我倒腾这玩意卖呢。

证书我忍了,大不了找个XP导一下,以后放到邮箱优盘哪都能用,也没什么不安全,就这U盾从有这玩意我就没觉得哪方便,带着费事不带用不了,卡多了盾也N多,还得花钱买,买来用不了,好不容易用一次不折腾你半斤汗也让你锤大腿。当然你愿意以此为乐,认为解决U盾驱动问题是个成就的话,当我没说。

最恨人就是某些银行(或区域网点)告诉你必须U盾,其他支付方式不受理开通网银,我草了!看来我之前那台破电脑就不应该处理,装个XP放那专门伺候网银!

哦对了,农行更犊子,开个网银还有年费,卡年费你不都收了吗?卡里不存钱还扣什么什么小额账户什么费?穷疯了吧你,服务农民就这么服务啊,是不是得谁好欺负得谁穷就宰谁啊,国家这些年一个劲给农民减负,怎么就你费用多?拉倒这事回头再说,农行网银打开通之后就没上去过,该页就是无法显示!要是再等俩月还上不去,我好好酝酿点词骂骂你,网银收了年费上不去,忽悠我钱是不?

写在新年钟声敲响前

回想前几天去看牙医,还心有余悸,现在感觉算是好了些,如果说看牙医是很可怕的事,还算不得郁闷,郁闷的是我的笔记本坏掉了。笔记本屏幕与机身链接处的转轴因为掰来掰去断裂,我很不理解是如何造成的,从裂口向里面看进去,连接的地方明明是很厚的金属,看起来却像纸撕开一样的断口,虽说连线没有断,并不影响使用,但是屏幕已经有些耷拉着的感觉了。刚回公主岭的时候我也发现这边连接处有些不牢靠,还特意叮嘱格格和孙天宇少些用力掰屏幕,可孩子哪会注意这些,chuachua的把屏幕就差掰成撅棍了。既然还能用,那就还得玩,过年人多,电脑不够用,先凑合着,注意点就是了。等回到长春,怎么修是个问题,想到当初二哥的笔记本只是坏了变压器的接头,居然在蓝快花了八十块!要是在电子市场那破接头最多两块钱。他那都八十,我这屏幕耷拉了还不宰我千八的。不修的话,耷拉两天迟早掉下来,那时候也就彻底报废了。想到找个普通修本子的地方,又怕水平不行,修完问题更多,或者水平够了,他能不能有这配件也是一说。想当初买ThinkPad图的就是这个质量,可这本子到了我手,售后都跑了三四回,现在又出这要命的毛病,我可真是够背的。

前天孩子百天,大家建议我给孩子照百天照,我可懒得折腾,小蜜糖相片可一点都不少,没必要折腾一干人等去照那玩意,一圈人围着孩子逗,照出来也不真实。一大家子人围着桌子大吃大喝一顿算是庆贺,搞不清楚到底是给孩子庆还是大人庆,反正高兴就行。酒喝了不少,虽然没多,可到了睡觉还微微有点头痛。

睡醒了又是大酒一顿,老牛结婚的时候受范老师委托,允诺年前组织同学聚会,换做别人这事可能是个未知数,可到了老牛这,必然说到做到。

四点集合我三点才起床,在家垫吧几口,揣着两瓶力克就出发了,本想到外面再寻些吃的,结果满大街的店没有一家开门,进了超市想买点现成的,饼干馒头啥都行啊,结果一看那人,黑压压一片直接就把我吓出来了。围着聚会的饭店转了两圈没找着地方填肚子,只好进去了。

老牛号召力确实够高,而且这次武宇和老牛两个人发全力组织这次聚会,一共到场大约三十人,比较难得的是在国外的刘振男和时祎也都赶在今年回国过节,也算是天南海北国内国外齐聚一堂。吃饭前有人逗我说你那西瓜啃的不错啊,我皱着眉头说啥玩意?一想哦对了,当时班里元旦联欢会,我演了个哑剧,其中有吃西瓜的场景。就回到都啥年月的事了,咋把这都翻出来了?不一会老牛又问我说你当你联欢会的时候,扛着摄像机一通录,那带子还有没?我说那可找不着了,我后来也找过,可不知道哪去了。心里还嘀咕,怎么这帮家伙都挖起老坟,把这些陈年旧事挂在嘴边,虽然这是同学会,回忆肯定是必须的节目,可还是觉得怪。

同学一个接一个的赶来,范老师招呼大家入席,老牛神秘兮兮的拿起麦克风,一本正的要说两句。我们都打趣说这老牛还这样,一本正。结果人家老牛可不是说两句这么简单,后边节目那就不是精彩或者吃惊来形容了。老牛先是说十四年一晃过去了,今天能够再聚首实属不易,可能有很多往事大家依稀无法记得清楚,所以先让同学们回忆一下。话音落下回头看向大屏幕。我一看这情景,联想之前有人一个劲说联欢会那事,心想放映的不会是当年录像带吧?还没想明白,屏幕上模模糊糊的放出来,竟然就是十几年前的那次联欢会……

几乎所有同学都吃惊的嘴巴能塞进去桌上的盘子,最吃惊的是我,因为我非常清楚的记得这盘带子仅此一份绝无拷贝,现在居然就在屏幕里“模糊”的展示在所有同学面前!要不是坐的有点挤,我都能把大腿拍青了!当年用的是磁带录像机,而且当时设备就已经有些老化,用的磁带质量也不好,过了这么多年,影像已经非常模糊,几乎在特写的情况下都需要用力辨别才知道屏幕上的人是谁。但这并不影响大家观赏的心情,事过情迁,还能找到这份珍贵的资料已经是非常不易的事。

几乎屏幕上每出现一个人,大家都会说看看看,这谁这谁?然后认出了是谁之后,哄堂大笑之,如果屏幕上这个人在场,都说唉呀妈呀我那时候咋这傻?这段掐了吧!如果不在场,则群起而忆之,然后说当时如何如何,在放映这半个小时左右,所有同学都沉浸在回忆里,看到屏幕里每一个人青涩的面孔,感慨不是一般的多。

然后就是开席,喝,一轮之后第二轮,还没轮完就是单挑群殴啥都有,喝他个昏天黑地。喝完不尽兴,留守一半人又跑去KTV,深夜走出KTV,我又和老白、齐志强、张梦、于希伟找了个烧烤店填肚子,等到回家的时候,已经是迷迷糊糊了。虽然酒没喝到难受,可嗓子喊的哑了一半,到现在还不舒服,刚才插播了春晚赵本山的小品,笑的疼,倒也不是笑的多厉害,基本上一咧嘴,嗓子就冒烟。

行了多了不说了,饺子煮好就等着吃了,再过二十来分钟就是新年了,絮叨了两天的行程也没说啥正经的,展望也好感慨也罢,就放在明年吧!

蜜糖百天庆!

小蜜糖百天了,爸爸也不知道是怎么算的,老人有传统的算法,好像是按照月份加十天,反正爸爸是怎么算也没算出是今天来。

为了给小蜜糖庆祝百天,姥姥一家也来了,还有老爷和大姑奶两家也来同庆,小蜜糖还不懂这些,似乎不是很感冒,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过爸爸妈妈们还是很高兴的。按照习惯宝宝百天都回去照相馆照百天照,装订成册留作纪念,爸爸没有采纳这个意见,小蜜糖从来不缺照片,去照相馆未必能照出好相片来,小蜜糖每天的生活都会被记录,这是最真实也是最宝贵的,对吧?

生平第一次看牙医就是一个字可怕啊

2月10日

妈妈越好了今天早晨带我去看牙医,说来惭愧,活了三十年这还是第一次。牙医看了一下,说我的牙还算不错,得益于我这个人不爱吃糖,打小到现在吃的糖都数的过来,所以没有蛀牙,不过她也说了我的牙磨耗的比较厉害。想想估计是小时候硬的东西吃的太多,什么脆骨牛板筋都是家常便饭了。

牙医说先帮我洗牙,那机器推过来,一打开,我听到了zizi的声音,心想不妙啊。果然,牙医说我先帮你洗洗牙,那东西一触到牙齿,我立马感觉到整个脑袋里都是ci~~~ci~~~的尖锐声音,最可怕的是我感觉那玩意简直就是在我的牙齿上钻洞一般,一股本能的恐惧蹿了起来,只要那东西一接触我的牙齿,我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抖动一下,不过两三次之后,我的颤抖则不再来自恐惧而是来自疼痛了。每次接触都带来钻心的疼痛,害我条件反射一般弹起来。牙医劝我说别怕别怕,我说怕是怕,关键是疼啊!牙医说你牙齿过敏?我说对呗,打小我连冰糕都是用舌头抿着吃,跟老太太似的。

牙医尝试着把几颗门牙处理了一下,说你牙齿敏感,洗牙就算了,我给你处理一下牙结石吧,说完拿起钩子似的东西,憎命一般在我各个牙齿牙龈里面一通搅和,我就感觉我那个心哪肝啊苦胆啊,都吓出来了。嘎巴嘎巴一顿过去之后,牙医说就这样吧,你牙齿不错了,虽然磨耗厉害,但也算好的了。我问牙医那我这牙最近一年塞的厉害,就连吃葡萄都能把葡萄皮塞进去,起先还好,只是右侧上边塞,于是我用左边,半年不到,左边也一个德行,有招治治不?牙医说塞牙啊?那就扣呗!我一听差点没气背过气。我来干啥了我,我不就是因为塞牙才来的,到这又磨又撬的,没用到正地方啊。我说那能堵上抹上啥的不?牙医说那就没招了。

临走前牙医还是给了一些忠告,劝我保持就好,尤其是结石问题,因为我有部分牙龈有猥琐现象,龈下结石尽早处理,会减缓牙龈的问题。临走前还送我牙医专用那种钩子,让我偷偷的揣兜拿回来,用来塞牙的时候用。我看那玩意我都怕,用牙签就够受了,弄不好满嘴是血,整个这铁玩意,还不把我牙都撬下来啊。

回家以后一天都没消停,总是想到看牙时恐怖的情景,不禁一个劲吸气,就感觉那牙还在痛,也感觉耳边总有洗牙时发出zizi的声音,一想到浑身都不自在,恨不得打十分钟哆嗦了事。

还好今天离看牙过去了好几天,不然当天我要是鼓起勇气写这事,还不得晕他个把点的……

年来到,手机俏

昨天是小年,老叔一家都来了,晚上一起吃的饺子,我照旧陪老叔来两瓶。喝完和老叔玩起了遥控飞机,说到这个飞机,不得不说一说该死的申通快递。从网上购买了三件,打算给三个孩子作为礼物,发货和到货还是很快的。见到了快递员,我要求验货后签字,他口气非常坚决的说必须先签字,还说是规定。我听了以后很是不爽,说那算了你拿回去,我打电话投诉就是。回来以后打通了客服电话,电脑接听说话务员忙,连继续等待都没有,直接就挂了!于是我无数次的打,无数次的被挂。我不得不佩服申通的NB,客服电话不弄个800也弄个400啊,搞个长途让你打,客服忙吧,还让电脑接了再挂,这不诚心的么。最后终于接通了,告诉我下班了!妈的没人了还借个鸟啊,这一下午我捐多少长途费给移动啊,是不是串通好了有提成?

电话不成,我给对方发了一封邮件,第二天看到回复,说因为发生过收获后拒签的事情,所以规定都是先签字后验货。我就奇怪了,什么事都可着你们了,消费者利益就不管了?多了就不说了,生气坑的是自己,犯不上。回了一封邮件,国骂都上去了,小解一气,爱回不回。没记错的话上次给王楠买的手机变报纸应该也是申通,说不用申通吧,其实现在快递一般黑,都他娘的一个样,要说用吧,其他快递多说也就是各网点态度有问题,起码没有像申通这样完全不站在消费者的角度考虑,或者说根本就不考虑消费者的想法,不然搞的那是什么鸟客服,又怎么能从自身利益角度出发居然规定先签字后收获,我彻底服了!

既然是龟腚,那我也不想再深究了,大过年的不愿意折腾,只好自己去取了。打车来回倒是快,东西取回来发现手套忘在申通网点了,真不是一般的折腾人,我这不想生气不想生气,还死乞白赖的找我不自在,受不了了!

昨天娱乐够了,就干了点正事,手机软件短信功能出了问题,短期不想换手机的话,这个还得继续用,那就只能修。先是导出了联系人资料,然后上网一看,居然有我的型号对应的新ROM,而且还是WM6.5版本。爽死了,没想到临下岗前手机焕发第二春,新版功能不错,用起来很爽,还有指划功能,整个一鸟枪换炮。弄了一个通宵,装了一个比较炫的桌面软件,其他常用的软件也都齐备,还别说,功能和现在高端手机差不了多少,除了那个屏幕有点小,仗着配置不错,配合新版ROM,这手机再用个一两年也未尝不可,虽然我没打算一直用到寿终正寝,起码挺到我满意的手机上市不是问题了。其实已经有比较满意的了,前两天看到Nexus One更新ROM支持多点触控,基本上这个型号和我理想的机型差不离了,但AnDroid还有一段路要走,就拿现在还没有Win7同步软件来说,就很要命,虽说可以通过网络同步,毕竟还是不方便,其他也有一些细节相对其他系统不够成熟,寄希望于新版能够调整,到时我还打算铁杆粉丝一下呢。

欢快的笑声

2月4日

早晨爸爸还没起床,就听见妈妈、姑姑还有奶奶在外面客厅围着小蜜糖玩呢,听起来小蜜糖似乎很有兴致,后来竟然笑出了声音。虽然以前小蜜糖也有过在笑的时候发出声音,但多是一些嗯啊无声调无感情的,这次爸爸在卧室都听的清清楚楚是很开心的笑出声音。小蜜糖这个笑声刚落,围着的妈妈姑姑奶奶都惊讶极了,也跟着笑起来,一个劲夸小蜜糖。小蜜糖要加油,笑出最甜蜜的声音!

带着蜜糖回家过年

岳母走了以后,我可雪花就开始了冷战,最要命的是去和大哥二哥他们喝酒的时候把钱包忘在了二哥的后备箱。我所有的现金、银行卡和身份证等等一切都在那里面。没有了钱包寸步难行,家里余粮不多,挺了两天实在挨不下去,去取了回来。那几天雪花都是自己照顾孩子,我俩就这样各忙各的,看谁挺得住。到最后二婶来电话说二叔周五中午来接我们回公主岭,算是平息了,毕竟还有大堆的东西要收拾。

回家以后孩子似乎没有什么不适应,看起来还是挺兴奋的。一家人围着孩子逗,就连格格都会在别人忙的时候自觉坐在孩子身边帮忙照顾。爸爸借来了一张婴儿床,孩子睡觉的问题解决,不过家里温度不算暖和,所以又去买了两件厚一点的衣服。

这几天基本就是放松,实际上也很难集中精神忙点什么。本来指望回家人多帮手多,我能从照顾孩子中解放出来,结果发现反而更麻烦了,雪花无论大小事一律要求我帮忙,每天耳边几乎就是在不停的回响雪花的呼唤:孙杨,拿点纸擦一下,孩子吐奶了;孙杨来抱一会孩子我去洗尿片;孙杨来给孩子冲奶粉……总之没完没了。而且姐这边看到我们回来也很兴奋,一个劲的要带着我们出去购物,我又不好拂她的好意。既然忙不上,那我就放松,每天上网娱乐,或是弄些不需要集中精神的事。昨天花了一天时间给学院和益海宝贝的服务器配置FTP。本来想找个轻量级的免费服务器,可试用了十几个没发现满足我要求的,结果最后学院网站选择了IIS,益海宝贝选择了Serv-U破解版,就先凑合着吧。

回家以后姐把房间让给我们一家三口住,本来她和格格应该睡小房间,可我每天在小房间上网,烟抽的凶,弄的乌烟瘴气,姐和格格睡了三天客厅,这么做确实有点过分,可我这烟民待遇也低了点,生存空间真是越来越小了啊。以前除了父母房间哪都行,大不了挨两句训,现在是除了厕所和厨房,哪哪都不行。这要是忙活起来,这烟我抽还是不抽?抽就得离开电脑,思路断了特别痛苦,不抽更痛苦,难!

没有情人节礼物

前天凌晨一点爬上床,准备睡觉,雪花迷迷糊糊的要求给他按摩,之后闲聊

雪花:对了,今年情人节送我礼物!

我:你做梦!

雪花:不地!你都好几年没给我礼物了。

我:送你个蛋!

雪花:我要礼物!

我:送你个蛋蛋!

雪花:不地,礼物!

我:送你个蛋蛋蛋!

雪花:不行,我要礼物!

我:都结婚了还要个鸟礼物,过什么情人节,小心我真整个情人出来。

雪花:小样吧,蛋都送我了,你拿什么情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