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爸爸一起见证硕士毕业!

前天爸爸妈妈带小蜜糖去注射疫苗,这次的小蜜糖已经有了记忆,当妈妈抱着小蜜糖到护士身边时,小蜜糖马上就转过身去,妈妈再转回来,小蜜糖又转到了另一边。看到这种情况,爸爸扶住小蜜糖不让乱动,小蜜糖不依,哭了起来。费了一些周章,总算是顺利注射完毕。

每次爸爸妈妈都会让小蜜糖逗留一会,观察是否有不适应,然后才会带小蜜糖回家。这次注射之后妈妈直接抱起小蜜糖就走了出去,爸爸出门后想起来,问妈妈是不是观察一下,妈妈回答说那就观察一下?爸爸想一直小蜜糖都没出现什么反应,所以还是决定直接回家。车到了校门口,爸爸临时有事下车去实验室了,妈妈带小蜜糖回家去,爸爸到实验室一会功夫,妈妈打电话过来,说小蜜糖身上起了小疙瘩,而且还不少。爸爸问妈妈咨询过医院没,那边回复说一般都是很少才出现这种情况,而且会很快消退,建议保持观察。爸爸那边让妈妈注意观察,有问题马上给爸爸打电话,爸爸忙完已经是三点多钟了,回到家时小蜜糖已经睡觉了。爸爸看到小蜜糖脸上好像还有 一点,而且两边的小脸蛋都有些肿起来的样子,身上的已经消退了,姥姥说开始最严重的时候几乎全身都是,还好已经没问题。爸爸猜想也有一种可能,就是回家的时候出租车里车床都开着,风很大,也许小蜜糖是被风吹到的原因,无论如何,没问题就是最好的。

小蜜糖爱喝酒,而且平时很喜欢去餐厅角落的啤酒箱里摆弄酒瓶,经常会拿起酒瓶塞到嘴巴里,在举起酒瓶,仰面朝天,那架势还真够气魄的。小蜜糖也经常会拿着酒瓶给爸爸送过来,最夸张就是前几天早晨爸爸还在睡觉呢,听见小蜜糖进了房间,再睁开眼睛居然看到小蜜糖拿着爸爸昨晚喝的还剩一点的啤酒站在床前,可真让爸爸哭笑不得啊。

后天就是爸爸的毕业典礼,爸爸已经硕士毕业了,明天打算去照相留念,爸爸想带着小蜜糖一起去,让小蜜糖和爸爸一起在这重要的时刻留下宝贵的回忆!

战胜国!

今天小蜜糖在于一位大半岁的哥哥的“战斗”中胜利了,据说抓着人家的手不放,最后把小哥哥都吓哭还未了事。虽然这不是什么好炫耀的,倒是让姥爷心情放松了些,因为上次战败之后姥爷总觉得小蜜糖受了欺负,同感的还有妈妈,似乎有些替小蜜糖委屈。

这真的没什么好炫耀的,而且小蜜糖现在一直欺负别人多些,爸爸倒是怕小蜜糖因此养成什么不好的习惯,现在小蜜糖逐渐在懂事,性格逐渐形成,不好好引导可不行,但爸爸似乎没出什么力,这几天爸爸打算开始研读早就买到家的一些育儿书,开始兑现对小蜜糖的教育责任,时候不早啦!

战败国!

小蜜糖也不是总能欺负人,这次做了战败国!

周六的事情,姥爷和姥姥带小蜜糖在楼下玩,小蜜糖起先是拿着贴在门口的通知纸单(谁给小蜜糖的就不清楚了,爸爸不在场。)念啊念的,就好像真的认识似的,哇啦哇啦谁也听不懂。这时一起玩的一位大一岁的哥哥过来了,也想要看一看,于是就想要小蜜糖手里的纸,小蜜糖当然不肯给了,于是两人各执一头,都双手并用拉起锯来。小蜜糖一边拉还一边啊——啊——啊!的扬着眉示威,还动起手使出招牌动作——划拉!结果小哥哥也不示弱,划拉回来,正划拉到小蜜糖额头附近的位置。这时小蜜糖一下就放手了,转头回来找姥姥撒娇去了,回头见到张紫衣,又去跟人家厉害,还真是欺软怕硬啊!迁怒给别人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不过爸爸还是比较欣慰小蜜糖被欺负没有哭鼻子,算是坚强啦。

回到家里姥姥跟爸爸说这个事的时候,笑的不得了,说小孩子打架还真是有意思,爸爸听了倒是觉得小蜜糖被欺负有些舍不得,不过想想小蜜糖现在作为“一霸”似乎还真需要压一压这个气焰。

关于说话么,小蜜糖还是不紧不慢的,会的多了一些,可进度依旧没什么突破,倒是家里挂图小蜜糖都认得很清楚。今天吃午饭的时候妈妈和姥姥考了小蜜糖好几样,都答对了。什么芒果啊,老虎啊,草莓啊,数字2啊等等,另一张挂图里面的妈妈,姥姥也认的清楚。这几天早晨爸爸起床,走出卧室,小蜜糖看到了都会喊爸爸,或是平时也经常喊,不甘心的妈妈几乎从小蜜糖学会喊爸爸一来没再享受过这个待遇,这个气啊!

前天小蜜糖出去玩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两个膝盖都擦破了皮。刚摔倒还没什么反应,回到家不干喽,可能开始疼了吧,一会一闹,经常是玩的好好的忽然开始用手划拉自己的腿,然后就开始吭吭唧唧的找人抱,就这样到了晚上,睡觉还时不时的闹一闹。姥爷说以后出门尽量不让小蜜糖裸着膝盖,要么戴个护膝,要么还是穿长裤吧。哦对了,这还不是几天来唯一一次受伤,在这之前姥姥在给小蜜糖洗脸的时候,小蜜糖抓梳洗台上的东西玩,抓到了爸爸的剃须刀把手拉破了小口子。洗完脸姥姥还不知道呢,因为小蜜糖一点反应都没有,不一会小蜜糖哭闹起来,姥姥这才看到小蜜糖手指上好多血啊!爸爸回到家血还没止住呢,妈妈正用卫生纸捏住小蜜糖的手指来止血,可就是止不住。爸爸再看小蜜糖衣服下沿沾了不少血,看样子还怪吓人的。爸爸看了一下小蜜糖的手指,似乎有两三道小口,并没有多深,因为剃须刀刃还是很短的,不过有三个刀片,所以小蜜糖抓上去一下划破了不只一个伤口,由于有血还在流出来,爸爸也来不及看清楚到底是几道伤口。爸爸提议换一种方式止血,用粉状的好些,卫生纸擦干血迹还会有新的流出来。最后妈妈想到用淀粉,抹了一点,可小蜜糖不老实,总是把淀粉擦掉,最后索性让小蜜糖玩起淀粉来,终于算是止住血了。其实也没多严重,伤口不大。

为此似乎姥爷还怪罪了姥姥几句,爸爸回家时姥姥正站在门后拎着包一动不动的运气,看样子要走掉呢,还好爸爸妈妈劝了几句,姥姥气才消一些,换了鞋回到房间里。

关于小蜜糖受伤的问题,爸爸倒也不算心疼,孩子么总是淘气些好,这样才会聪明,只要别太严重就好,而且磕磕绊绊总免不了,也不全是坏事,算作小小的磨练吧,但要真的严重就不好玩了,比如膝盖是很容易留下伤疤的,女孩子身上有明显的伤疤就不是爸爸希望的了。

最后还是要祝小蜜糖健健康康的成长!

骑着脖颈过六一!

第二个儿童节了,和去年一样,爸爸妈妈并没有为小蜜糖做什么特别的准备,等明年小蜜糖两周岁半,应该就可以带小蜜糖去玩了吧?

其实妈妈前两天也说了要爸爸给小蜜糖庆祝一下,因为妈妈要去姑姑那里帮忙的关系,今天都不能在家里陪小蜜糖,于是委派爸爸完成这个任务,说实话,还真有点难度。昨天姥爷和姥姥还说想带小蜜糖去公园玩呢,这个爸爸不是很赞同。听语气姥姥很想让小蜜糖也能享受一下儿童节的气氛,可爸爸考虑的是年年“六一”公园都是人贴人,何况现在的公园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基本都是花花草草,这些社区里都有,虽说有些公园还有那么一点供儿童娱乐的设施吧,大多老旧,而且也可以想象人山人海的要排到什么时候还不晓得。还有就是对于儿童节去公园玩这种老套的方式,说实话爸爸都觉得腻歪,想弄点新花样?爸爸还真不太擅长这个。

今天一早爸爸要去院里开会,结果去了才知道被人小耍了一番。说是很重要的会议,结果去到才知道其实可去可不去的。然后天气不作美,雨下个不停,一直到下午才停。爸爸开完会直接去实验室,到了下午四点半想起小蜜糖的节日,觉得怎么也应该回家意思意思,毕竟一天都不见人,太说不过去了。想着应该给小蜜糖买件礼物,看时间商贸楼已经关门了,和去年情况差不多,这个偏远的“屯子”还真难找到适合小蜜糖的礼物,只好作罢,就按照妈妈说的,给小蜜糖照几张相片吧。

爸爸骑着自行车还没出小北门,就看到姥爷和姥姥抱着小蜜糖迎面过来,正好天气转晴了些,可以给小蜜糖照几张相片。爸爸回去去了相机,在主楼前面的广场给小蜜糖照了几张相就带着小蜜糖回家了。到家弄得爸爸心里酸酸的,连续两年没有为小蜜糖正式庆祝一下儿童节,爸爸的确有些没放在心上,很是自责啊。这种明日复明日的想法还是打住的好。

晚上妈妈回来后,提议让小蜜糖骑着爸爸脖颈照相,而且以后每年儿童节都要这样。这个创意不错,爸爸和妈妈说你以为真能年年这样啊,等长大了爸爸怎么还背的动小蜜糖,妈妈说那就骑到骑不动为止!爸爸粗略算了一下,起码到小蜜糖十八岁以前,爸爸还是撑得住小蜜糖的,那就这么定了!

小蜜糖骑在爸爸脖颈上很不老实,所以照了几张相片都有一点虚,没关系,下次就好了,到时小蜜糖懂事了,和爸爸妈妈一起骑着脖颈照相!